66作文網,小學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優秀作文大全!

                  以我多了一份思念為題的作文800字
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 | 人氣:59 | 時間:2018-10-07

                    篇一:14歲,我多了一份思念
                    夕陽,灑了我一身,帶著一份淡淡的思念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本應是萬家燈火齊團聚的時候,我卻在醫院哭得不能自已,那個不愿面對的時刻,終究還是來了。潔白如洗的絹布下,沉寂著的是我最最親愛的奶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多么安靜,然誰又知道我此刻內心的狂風驟雨?
                    時光從指間悄然滑過,轉眼就到了清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都說,清明時節雨紛紛,可這次的清明,實實在在的一個大晴天,“那一定是奶奶知道我們要來看她,便在天上悄悄地對我們笑吧。”我這樣想著,可是,陽光呀,你為什么就不能帶回奶奶的笑顏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些安慰自己的話,卻在看見奶奶黑色“面容”的那一刻瞬間崩塌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是時候了,我拿出畫好的畫,慢慢點燃,看著火花漸漸吞噬了宣紙與青墨,我輕輕地笑了,那是我和奶奶約定好的畫,即便以這種方式相見……一陣風刮來,樹葉紛飛,我忽然想起了一句話:“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想必寫這話的人,當時亦有我此刻的心情吧。我竟然有些同情那人了,因為此時的我又何嘗不是跟他一樣的處境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不得不回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等我一愣神,我竟然發現我已站在了祖屋的院子里,院子里依舊飄散著梔子花的香氣,里屋的玄墨與宣紙依舊擺在桌子上,可是卻少了那個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淚眼迷蒙的我慢步走到檀木書架前,嗅著那陣陣熟悉的味道,我仿佛又看見了奶奶,“寶貝,吃餅干”“小乖乖,來和奶奶一起畫畫”“……”可是,一切人去樓空,我親愛的奶奶再也回不來了,淚啊,如決堤的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突然間,書柜里的一個紙信封撲入了我的眼簾,那應該是奶奶留下的。我如獲至寶,疾速地拿出信封,打開,抽出,再展開。那熟悉的字,娟秀的小楷如奶奶的面容那樣溫婉,“致”之后是我的名字,我看得真真切切。信并不長,很快,我就看到了末尾,可那尾句,我反復地讀著,不忍放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,奶奶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病情,才執意要回到祖屋。她也猜到我會難過,所以特意留下了這封信,“不要難過”,是信里最多的字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信下面是我和奶奶的合照,照片后面是安慰的話語,還有一個俏皮的笑臉,一串我小時候帶的銀鈴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奶奶啊,我知道你不愿我因你所困,我知道你要我安心學業,我知道……我知道你要叮囑我的一切的一切。奶奶,你放心,我會帶著你的思念,走好我人生的每一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那年,我14歲,我多了一份思念,因為奶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篇二:秋天,多了一份思念
                    開門見山,不繞彎子,不落俗套。“想起了”照應標題中的“思念”二字;“熟透了的柿子”暗扣標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細節描寫。綜合運用語言描寫和神態描寫。“總”“小心翼翼”“笑”等詞語說“我”所受到的關愛之周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變換角度,插寫祖太太鉤柿子的情節,拓展了寫作范圍,豐富了文章的內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人品的高下決定了文章的高劣。“扶”“剝”“挑”可見一位孝敬老人、懂得感恩的小作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還有”巧妙地扣住題目中“多”。(66作文網 www.vkwp.tw)
                    周五回家,不經意間看到了窗臺上有幾個熟透了的柿子,我挑了一個握在手中,想起了那張和藹的面容,我的祖太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祖太太有自己的一畝三分地,即使是八九十歲高齡也依舊自己種些東西。田邊有一顆柿子樹,我不記得它長得如何,只記得它的果子分外香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每到秋天,祖太太都不顧家人勸阻,自己拄著拐硬要去鉤柿子。往年秋天,我家窗臺上也都鋪滿了顏色深淺不一的柿子。祖太太把熟了的柿子都挑回房間,見到我的時候就塞給我。還記得那甜到心扉的味道與惱人的醬汁。祖太太總問我:“甜嗎?”那聲音中總帶著一股小心翼翼的味道。如果我點頭,她必是笑得燦爛,顯得那樣滿足,連聲應道:“那就好,多吃些。”我知道她也愛吃這東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我也曾見過她鉤柿子。那天傍晚,我從后窗向外望,望見了一個拄著拐杖、腳步踉蹌的背影,她伸著一支竹竿想打落柿子,也許年齡大了,準頭和力道都不如從前了,那竿子揮了好幾下也沒有打下一個柿子。她累了,放下竿子,歇了好一會兒,才繼續,好不容易打下了,撿起來卻更不容易。看到這一幕,我莫名感到心酸,于是便更加珍惜太太給的每一個柿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握著那個柿子,我走到了祖太太床邊。由于身體不適,這幾日她都躺在床上。祖太太越發的蒼老了。她看見我笑得很開心,我扶起她靠在床上,剝開了手中的柿子,挑出小小的瓣喂到她嘴中,她吃了直說甜,我嘗了一口卻依舊有些澀。這個年邁的老人再也不能為我打柿子了,那就讓她安心地吃我剝的柿子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秋天,我又多了一份思念,再也不僅僅是那甜甜的果子,還有那個老人,我的祖太太。
                  多乐彩官网